logo
产品导航
你所处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
贵州已解决11。44万户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
点击率:521  更新时间:2019-11-05
皇城信息举报】    貴州已[解決 的英 文:settle]11。44萬戶低收入[家庭 的拚音:jiā tíng]住房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 2010年10月13日23:49央視《[經濟 的拚音:jīng jì]半小時》

剛剛過去的九月份,全國保障房[建設 的英 文:building]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座談會、公共租賃住房工作[會議 的英 文:meeting]相繼召開,推進保障性安居工程的腳步正在加快。2010年10月13日央視《經濟半小時》播出“廉租房:錢從哪裏來?”,以下為節目實錄

最近幾天,各地調控房地產的措施密集出台,顯示了政府調控房價的堅定決心。抑製高企的房價,很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的一條就是加大保障房建設的力[度 的拚音: dù],截止到九月底,全國城鎮保障性住房和各類棚戶區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改造開工520萬套,占年度[計劃 的英 文:plan]580萬套的90%。[隨著 的英 文:Along with]大量保障性住房推出,老百姓的居住條件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改善呢?[我們 的英 文:we]先跟隨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到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去看看■皇城国际网址■。

當記者見到周進元時,她已經搬進了新家,今年[春節 的拚音:chuanjie],黔南州都勻市的王家司小區廉租房一期工程竣工,周進元一家五口人,搬進了這套廉租房

記者:你真的滿意嗎?

周進元:滿意。[希望 的英 文:hope]孩子把家庭[成立 的英 文:was founded]了,好好過他們的生活。

周進元的[女兒 的英 文:daughter]讀高中,丈夫和兩個[兒子 的拚音:ér zi]都沒有固定收入,平時在市區打些零工,全家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靠低保550元,維持家裏的基本開銷。2009年初秋,記者第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見到周進元時,她們一家人租的是一間19平米的危房 , 上高中的女兒每天放學回來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在這間小屋裏臨時搭鋪休息,而與女兒這張床緊挨著的就是她家的雞窩■皇城国际公文发布■。登上樓梯,狹小破舊樓閣就是她的兩個兒子睡覺的地方 。房子的地勢較低,連續兩年的洪災,家裏常常水漫金山。

周進元:“(家裏)[全部 的英 文:all]是水,淹那麽高,(家裏人)都慌了。”

今年春節,周進元一家住進了這套使用麵積45平方米的新家 ,周進元沒有錢裝修它,睡覺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,也隻是用塑膠泡沫在地上鋪床,不過,重要的是,這個家能夠遮風擋雨,還能讓16歲的女兒[自己 的英 文:his]有一個房間,這讓周進元過得安心多了。

周進元:女兒剛高中[畢業 的英 文:finishes],搬到這邊,她說好一點,媽媽還是好一點了。

記者又來到了周進元以前的鄰居周秀珍的家,一進房,周秀珍就指著她家裏的電器,一一給我們講它們的來曆:

周秀珍:電視朋友送的,給老板借的,弄地板,冰箱妹妹買的舊的,500元錢,飲水機,兒子朋友送的舊的。

盡管現在,家裏的電器還是舊的 ,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借錢買的二手貨, [但是 的英 文:But],相比之下,周秀珍已經非常知足了。

周秀珍:以前那個房子[不要 的英 文:壓嘛碟]說了,很怕人,水都淹到這裏還沒有跑出來。

周秀珍現在仍然在夜市擺地攤掙生活費,不一樣的是,她現在隻需要支付一共60元的房屋租金和[管理 的拚音:guǎn lǐ]費,這大大緩解了她和兒子之前的租房負擔。一個月600元左右的收入,生活依然不容易,不同的是,生活卻有了摸得著的奔頭。

周秀珍:房子搬了兩個月都沒有床,後來打工又賺了一點。36,01 櫃子沒有買,等我打工再賺錢,一樣一樣地來。

搬進了廉租房的家庭,終於圓了他們的住房夢,但在都勻市,我們的記者了解到,像他們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居住困難的低收入家庭有[大約 的拚音:dà yuē]4500戶,可目前已經建成的廉租房和用於出租的公有住房還不到1000套,更多的貧困家庭還沒有擺脫蝸居的生活。

都勻市廣慧區大西門的這棟居民樓,50年代時就建成了,岑國秀一家三口在這所老房子裏已經租住了16年,丈夫鄭天勇一隻眼睛已經失明,平時隻能打零工,一家人主要靠岑國秀賣水果為生。

除了一個被櫃子隔開的房間,一家人還有的一點生活空間就是走廊,這個咫尺之地,充當了他們的[廚房 的拚音:chú fáng],飯廳甚至廁所。

在這個破舊的院子裏,岑國秀剛糊上的一幅擋雨的布顯得分外醒目。

岑國秀:撿來的廣告公司的布。不然下雨全到這個[位置 的英 文:locates],沒辦法就這樣。

記者:冬天可不行,貴州的冬天風特別大,濕冷。

在記者采訪岑國秀時,不時有石灰屑從房頂掉落下來,岑國秀指著她已經花白頭發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記者,她老得太快了。

岑國秀:我還不到40歲。我想過離家出走,女兒抱著我的腳說,媽媽你不要走,你走了我怎麽辦。

岑國秀兩年前就填寫了廉租房申請,但是現在,她還沒有得到任何確定的答複,因為等著住進去的人實在太多。岑國秀隻能在想象中參觀她未來的房子。

岑國秀:一間是我女兒的,一間是我們的,有廁所,還有個小小的客廳,女兒夢裏說媽媽有房子。

像岑國秀這樣的低收入家庭 ,僅都勻市廣慧區就有1400多戶,在廣慧區社區辦事處,還不斷地有家庭在遞交廉租房申請,但是,到目前為止,整個辦事處轄區內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中還有超過60%的家庭,至今還沒有住上廉租房。為什麽廉租房的供應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了這樣僧多粥少的局麵呢?

事實上,都勻市從2005年就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使用市級財政統籌資金進行廉租房建設 ,到2008年底總共建成了六百套廉租房, 從2008年底,國家啟動擴大內需的時候,把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設放到了第一位, 對廉租房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優惠補貼措施。貴州省的補助標準為每平米 400元/平方米,2010年提高至500元/平方米,都勻市政府也抓住這個時機,做出了更快的建設計劃,計劃在2011年為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建成5000套廉租房的總體目標。

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市長 胡曉健:那麽在09年以前,我們已經完成936套,那麽今年,跟今年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說是我們廉租房的決戰之年,總的計劃是1800套。

那麽,這個計劃目前實施的具體進展是什麽樣呢?為了了解實際情況,記者來到了正在建設的王家司小區二期廉租房工地。

記者[注意 的英 文:危險信號]到,雖然這個2008年開工的224套廉租房已經竣工,但是小區的道路,垃圾轉運站等相關的配套設施還在修建中, [負責 的拚音:fù zé]這個項目的都勻建設局工作人員給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。

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建築局建築業管理科 科長 孫紹翔:我們在實際實施的過程當中,除了房屋的土建以外,我們還配套建設了進入小區的道路,00:06:15 因為這個地方地勢比較高,所以說供水管網的這個水壓不夠,不能達到這個地方,所以我們現在又重新匹配建設了加壓泵房,新建的配水管道,就這兩棟的話,水、電、路大概要投入300萬左右。

記者:這樣算下來的話,這兩棟子每平米大概投入多少一共?

孫紹翔:每平米總的建完,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說大概在1200多。

這意味著,這224套廉租房需要地方財政配套的資金,每平米約為800元左右,總計890萬元。如果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的項目涉及到地上附著物的賠償,以及困難職工安置,地方財政的配套資金會更高。

這裏是都勻市養雞場,已經停產多年,市政府計劃將[企業 的英 文:business]用地征用,建設經濟適用房及廉租房,但是這個納入2010年廉租房建設規劃中的項目,目前還處在征地拆遷賠償的[討論 的拚音:tǎo lùn]階段。

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商貿總公司工委成員 副局長 保樹林:現在主要是資金的問題,一個資金問題,一個職工安置問題,一個補償問題。因為現在這個廠裏麵的職工,還有百八十人,所以壓力還是[很大 的英 文:huge]

記者:核算過應該要賠償多少錢?

都勻養雞場場長 金湖艾 :1077萬。

記者:這一千多萬都[包括 的英 文:included]什麽內容呢?

金湖艾:包括交納養老金,還有看守人員的…的醫藥費

貴州省黔南州都勻市市長 胡曉健:也就相當於我們每拿到中央的一筆[支持 的拚音:zhī chí]的資金,我們地方政府要想方設法、千方百計按兩倍比例來配套,才能把這個好事來辦好。加上我們要把五年做的事,未來十一五到十二五,兩個五年規劃要做的事,現在壓縮到六年來完成,2005年到2011年,六年來完成,所以我們投入壓力會比較大,比如說今年我要完成1800套,我地方政府就要配套八千萬左右,這八千萬在我們的財政安排當中,相當於占了6個點,7個點,比例是相當高的,屬於是我的地方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上的建設數,占的比較就更高了。

從2007年全麵啟動住房保障工作以來,貴州省解決住房困難家庭從2006年底的4227戶大幅增長到目前的累計11。4萬戶,不到四年時間翻了近三倍。今年貴州省安排的160個、72870套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項目也已於9月底前全部順利開工。但正像我們在都勻市看到的,大規模興建保障性住房需要地方拿出龐大的配套資金。對經濟並不發達的貴州來說,他們[如何 的拚音:rú hé]麵對這種壓力呢?

根據貴州省2009至2011的住房保障規劃,將向28。2萬戶人均住房建築麵積在15平方米以下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保障性住房。為了解決由此帶來的110多億元配套資金難題,貴州省於2008年5月在中西部省份中率先展開了租售並舉的嚐試。這個辦法實施兩年多,進展是否順利呢?

在貴州龍裏,記者見到了楊富山老兩口, 一年前,他們住了20年的老屋梁斷了。

楊富山:牆快塌了,樓上的房子也快跨了,好像基本上一下雨,外麵下雨,裏麵下大雨,床上到處用盆來接。

楊富山工作過的企業破產後,他一直在附近的磚場打零工,他的老伴在打工時傷了手腳,隻能在家裏幹些零活。老兩口隻好把養的豬賣掉,然後把豬圈改造用於晚上睡覺。

楊富山:將就勉強住吧,因為熱的時候,裏麵很臭,人受不了,所以天氣熱的時候就隻有出外麵了,看豬圈。冬天就用東西把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堵上。

盡管窮到了這個程度,但是當他們聽說租售並舉的政策時,他們也動心了,對於低收入家庭,[當地 的拚音:dāng dì]政府在將廉租房租給他們的同時,也可以在一定的條件下,以[成本 的英 文:cost]價或略低於成本的[價格 的英 文:Prices]賣給他們。在龍裏,困難戶支付兩萬塊錢,就能買下50平米的廉租房。老兩口借遍了[所有 的英 文:all]的親戚朋友,終於買下了屬於自己的住房。楊媽媽拖著不方便的腿,沒事就要跑到她未來的新居去發發呆。

楊富山妻子:我們都去看,天天看,我爬樓困難,他拉著我爬。高興。很滿意,很高興,比這個好多了,以前好多條老蛇,睡覺時跑到我的頭上。

記者:您去租廉租房的話,每個月隻花五十塊錢。租房與買房什麽大的不同嗎?

楊富山:我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還是自己買一個踏實,因為這是自己,其中有一部分自己的勞動果實嘛。

對於再窮也不願放棄住房夢的老人家來說,擁有一套房子,[不僅 的英 文:not only]因為它是遮風擋雨的窩,更意味著他們終於守住了一份生活的尊嚴。

楊富山:如果你是租房子呢?永遠在心裏麵就覺得,廉租房都買不起一套,你還有什麽出息了?是不是?

而租售並舉的辦法,對於政府來說,是獲得一定的滾動資金進行後續建設的途徑。但是這種讓政府和住戶共同擁有廉租房產權的做法,又讓廉租房似乎變了味,作為這種辦法的開創者,貴州省住房城鄉建設廳廳長李光榮,是怎麽想出這樣一個辦法的,這是否確實推動了廉租房的建設呢?

記者:怎麽想到租售並舉的辦法的呢?

貴州省住房城鄉建設廳 李光榮廳長:我們想出來的招,憋出來的招。我們大概算了一下,全省匹配資金至少110個億以上。





新闻皇城国际 新闻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二郎永动机电市场A区1-49、2-66/67/68
Copyright重庆皇城国际科技有限公司 皇城国际
皇城国际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