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产品导航
你所处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
甘肃发帖被拘少年将转学 父亲称为其有勇气骄傲
点击率:521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31

摘要:“別拍了!”當楊輝從看守所出來回到爸爸身邊,遭遇媒體閃光燈時,他吼了,像憋得太久的一頭憤懣的小獅子。

[昨天 的英 文:yesterday]淩晨,這個最近[出名 的英 文:誰都認識你][甘肅 的英 文:Gansu]張家川發帖少年被釋放了。發了幾條惹禍的微博,楊輝把其中“多一半”的動因歸結於:缺少交流渠道,沒人陪他[評論 的拚音:píng lùn]時事熱點,憋悶至此■皇城国际蔬菜收购■。貧困的鄉村,粗陋的生活和粗糙的教學環境,讓這個荷爾蒙旺盛的16歲“京二代”在回到老家後產生了種種不適。楊父已表示:將不會讓[兒子 的英 文:Son]留在縣裏繼續上學。

昨天,張家川縣委召開常委[會議 的英 文:meeting],決定停止縣公安局黨委書記、局長白勇強的職務。

多事的花季

當楊輝在9月17日被警方帶走時,他本來正在一堂數學課上學習二元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方程判別式。16歲的他放下書本,走出教室,在之後的6天裏接手了另一道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獨立破解的難題。

在張家川縣城邊上的看守所裏,這個少年先是簡單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究竟有什麽過錯,後逐漸發現疑問越來越多:為什麽在[接受 的英 文:accepted]司法[教育 的拚音: jiào yù]時,[警察 的拚音:jǐng chá]們說“發帖被轉發500次……將入刑誹謗罪”,但自己被定的罪名又是“尋釁滋事”?自己在三天前發的微博,到底產生了多大危害?

糾纏不清的法理不如切實的環境改變更讓他苦惱。從2012年秋天之前,到去年這一年,再到一[度 的英 文:attitudes]身陷監區,楊輝的生活在以“下台階”的方式行進。他在想著:若是一年前在我原本生活的地方,一是不會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讓我這麽義憤的事,二是不會讓我憋悶到在微博上發泄,三是不會受到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的對待……

他隻有想,卻再沒[機會 的英 文:offer]拿起手機發微博或是和原來的朋友們聊天——日夜不離手邊的新換的三星S4智能手機被收走了。其實,楊輝這段脫軌的花季生活中一切的一切,都始於手機和網絡。

“這孩子可不一樣得很”

當在別處時,[人們 的英 文:People]會說楊輝黑黑的臉龐是典型甘肅人的西北樣貌;但在這個位於甘東南的貧困縣縣城裏,人們[反而 的拚音:fǎn ér]又會說他不像個本地人。這個16歲的回族小夥一米七多,小胡子和頭發一樣濃密,不戴民族特色的白色禮拜帽,卻架一副黑框白腿眼鏡,一身時髦的[運動 的拚音:yùn dòng]服和一雙亮色的名牌運動鞋,都與[當地 的英 文:local]孩子有區別。他開口說話時,是一嘴像模像樣的“京腔”,各種“就是說”、“內個”和“不兒道”(不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)掛在嘴邊。

一位堂嬸說:這孩子可不一樣得很■皇城国际工程材料■。

楊輝的裝扮和談吐,和他一年之前的生活更為貼合。從小學二年級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直至初中二年級,楊輝一直隨做生意的[父母 的英 文:Parental]生活在北京。從宣師二附小(現登萊中學)到廣安中學,楊輝在7年裏過的是北京宣武人的生活。在父親楊牛胡看來,小楊不錯。“這孩子學習成績、考慮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的方式和思想水平都還行,能夠和北京的中[學生 的英 文:students]們接軌。”父親說。

接軌接得最嚴實的一點,就是楊輝對新聞和時事的關心。

從八九歲時,楊輝開始受父親的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捧起了報紙——這個同齡孩子絕少碰觸的東西。他每天要幫開飯館做生意的爸爸買早晚兩份報紙,開始時,楊輝隻是在回家的路上翻看一下那些版麵。逐漸地,他取代爸爸成了兩份報紙的第一讀者。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這個過程,他在聽大人們談論時事時所在的[位置 的英 文:locates],也漸由外圍旁聽變成了置身其中。小楊說,指引他投身於這個領域的,就是個興趣。

楊輝開始上網。他上新浪網、人民網和騰訊網,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為了看新聞。他說自己的上網時間安排是“6-2-2”模式:60%用來看新聞、參與時事[討論 的英 文:discussion],剩下各20%用來聊天和玩遊戲。手裏的老式手機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不能適應新媒體時代的需要了,他磨著爸爸給他買了智能手機。

不過楊輝自己也[承認 的英 文:admitted],自己在關注那些社會熱點時,流露得更多的是情緒和訴求,少有理性思考和[建設 的拚音:jiàn shè]性的[意見 的拚音:yì jian]。在他的騰訊微博上,他會在“山西挖眼事件”下麵評論道:“祖國,請[保護 的拚音:bǎo hù]好你的孩子吧!”又會說“房叔房嬸什麽的都弱爆了!人家[濟南 的英 文:Jinan]的房祖宗擁有的是十六棟樓”。

“在我這個[年齡 的拚音:nián líng]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就是情緒化的東西多一點吧。”他說。

不管怎樣,楊輝和同學們交往得不錯,他發現周圍的學生都比較熱衷於討論時事熱點。[然而 的英 文:however]這一點,很快因為被迫回鄉而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了他的過往。

悶葫蘆的一聲吼

北京的生活注定沒法再繼續了,因為身背甘肅戶口的楊輝,沒法在京高考。

楊輝是個學習不錯的孩子,在北京時他的成績常名列年級前茅。父親和他自己都對未來寄予很高期望,就這樣家裏人不得不決定:讓楊輝在讀完初二時就回到老家,從初中起就紮實地接受地方教育。

楊輝起初無法接受這個轉變。“很無奈。高考製度這東西咱也改變不了,心裏確實不平衡。”2012年[夏天 的拚音:xià tiān],他告別了父母、[老師 的英 文:teacher]、同學以及兩份早晚報,回到了甘肅天水張家川回族自治縣。

[穿著 的英 文:wears]入時漂亮的運動服,小楊搬到了縣城東北的張川鎮,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處閉塞的平房小院裏。到了晚上,16歲的小楊要和爺爺奶奶擠在一張炕上,偶爾抱怨一聲“爛床”。一日三餐很少見肉,也讓這個正長身體的小夥子不滿。在奶奶看來,離家多年的孫子好像和小[時候 的英 文:When]一樣“乖”,但實際情況是,楊輝已經成了個悶葫蘆。他回家後不會和兩位老人交流,隻對生活上的[事情 的英 文:affair]做些必要問答。除了寫作業,小楊就在那張一米寬的小桌邊玩手機。

多年不在老家,周圍的環境都是陌生的。有幾個“玩得來”的,但大都是湊在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四處遊蕩消磨時光。也有開微博使用社交工具的,但大都是寫些平庸瑣事或亂發[感 的英 文:sense]想,活躍程度也沒有北京的學生高。在父親楊牛胡看來,兒子回老家後思想狀態產生了[很大 的英 文:huge]變化。

有一次楊輝給父親打電話,說“太鬱悶了”。父親問:兒子,咋鬱悶了?小楊說:沒人說話。悶得沒招了,小楊會在那間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裏大聲“吼叫”一聲。

用父親的話來說,兒子在北京做啥都有精神,回了家以後做啥都沒興趣。

楊輝還會照樣發微博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周圍沒有人評論轉發。2013年3月15日早8點,他忍不住在微博上吐槽了:為了上個學,就一定要委曲求全地憋著嗎?難道要讓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像瘋狗一樣的老師繼續猖狂?十分鍾後他又發帖道:這次的事我忍了,我會通過校領導來[解決 的英 文:settle]。下次再發生這種事,不見血我改姓!兩條微博加起來隻有3人次的“轉播和評論”。他更鬱悶了,這樣的事都沒引起反響?

“這樣的事”指的是一次被老師“教訓”的事件。據楊輝說,在老家的第二學期開學[不久 的英 文:shortly],物理老師在一堂課上因他沒帶齊書本,當著全班同學的麵先是動手打他的耳光,而後捶打他的胸口。上述兩條微博內容,反映了小楊當時的心態。

“同學裏沒有作出反應的,好像在這兒是挺普遍的事兒。”小楊說,“在北京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

楊輝的情緒還在發酵,直到9月14日在縣城一家KTV門口看到了“不[公正 的拚音:gōng zhèng]”事件,小楊爆發了。“當時聚集的那些圍觀的老頭子都說是冤案,我也看到他們說的和牆上噴塗的標語能印證上,就發微博了。”楊輝說,“我當時就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心裏挺不平的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我不發的話沒人會發,所以我有責任做這件事。”

用手機拍了照片上傳並在QQ空間、騰訊微博說了幾句“社會難道真的這麽黑暗嗎”、“必須得遊行了”之類的意氣話後,他成了意見領袖。同學們沒有人在社交網絡上發聲,但是都選擇轉了楊輝的微博。楊輝和他的朋友們一樣,平常的行為裏也的確都[帶著 的拚音:daizhe]點戾氣,在微博上汙言穢語地發泄,他也承認自己會和朋友出去玩並“喝點小酒”。但他們誰也沒想到,這一次“正義感”和乖張意氣相結合,產生了怎樣的後果。

逃離張家川

在被拘留5天後,走出看守所大門的楊輝重拿回了自己的手機。第一件事就是上微博,看這件事到底發酵成了什麽樣。他略有驚恐地發現,自己的微博粉絲已經暴增了7000多人。

9月23日淩晨從看守所回到[酒店 的英 文:hotel]後,這個孩子戴著[帽子 的英 文:caps],壓低帽簷擋著臉走進門,[立刻 的拚音:lì kè]被媒體的閃光燈追得奪路而走,而後怒吼一聲“別拍了”。父親和代理律師一番勸解後,小楊順從地摘了帽子,並且遵照[命令 的拚音:mìng lìng]“抬起頭來”,以示自己“沒有過錯”。北京青年報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抽空問小楊一句:後悔嗎?他抿著嘴好半天後,答道:“我發的內容是錯的,但是我的做法沒錯。”

他所評論的那起“不公正”事件在他被帶走這幾天已經有了結果:排除他殺,死者係意外死亡。

這個16歲的孩子表示,將保持一貫的膽大、“有正義感”,但也說自己以後要謹言慎行,在網上發布東西要經過核實。

在看守所裏過了5天極端悶聲的日子後,楊輝的觸角一下子通過網絡遠遠地伸了出去。給朋友們回複微信、短信外,他還特別接受了網站的微訪談。小楊從來自全國的成千上萬條提問裏挑選了幾條作答,饒有興趣地第一次做了回微訪談。

仿佛一切都沒有變。昨天中午,重獲自由的他站在路旁和小夥伴抽著煙聊天寒暄。他預計今天就去[學校 的英 文:school]複課,像往常那樣。但他不知道事情正在身邊悄悄發生變化——父親楊牛胡對北青報記者表示,他已決定不讓兒子在鎮中學繼續學習,而是要轉到鄰近的天水市。他說,如果沒法在北京繼續讀書,那就盡量找教學資源和環境都更好的學校去讀。

楊牛胡說,兒子小楊很有勇氣,自己為他感到驕傲。不過他更加看好的是自己的二兒子——小小楊生於老家張家川,但從幼兒園起就全程在北京就讀、生活,是個地道的京二代。楊牛胡說,這個二兒子“要強多了”,楊輝有時候“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想到其一,想不到其二”,但二兒子有時考慮的東西比他這個當父親的還要全麵。

父親也為兒子考慮得周全。楊牛胡說,到二兒子上初三不得不離京時,他“最次”也要讓兒子去天水市上學,不回縣裏了。文並攝/本報記者 薛雷

記者觀察

留守少年的AB麵

昨日中午,楊輝接受完采訪和幾位記者一起吃飯。他的一位朋友跑到餐館外找楊輝。兩個十五六歲的孩子,夾著煙,站在路邊用家鄉話聊起被拘的事兒。此時北京青年報記者經過,楊輝轉過身禮貌地打招呼,仍是一副乖乖的模樣,夾香煙的手,卻有意無意地藏在腿的後側。楊輝介紹,這是分班前的哥們兒,現在已經到不同的年級。

楊輝今年2月份轉到張川鎮中學,插班到初二年級11班。當時的班主任田[愛 的拚音:ài]成對楊輝的第一印象是,雖然是從北京轉來的學生,衣著打扮也都得體合適,沒有特別的“洋氣”,但直到他發現楊輝當時使著一部iPhone,才感到楊輝的物質條件比較富足。

田老師說楊輝在老師麵前話不太多,但[表現 的拚音:biaoxian]得非常得體、有禮貌。即便是因為玩手機、沒去參加課間操挨批評時,楊輝也隻是低頭不說話。

“聰明”是田老師對楊輝的另外一個評價。楊輝學習“不太踏實”,作業經常做不完,但考試成績卻還都不錯,60多名學生中,排名最低也是十二三名。

在同學眼中,楊輝開朗、人緣好、慷慨。曾經的同學小莫(化名)說,楊輝零花錢較多,同學們無論誰向楊輝借錢,他都會借,而且從不“追債”。她對蘋果手機好奇,想借過來玩遊戲,楊輝也是沒二話。

如今的初三班主任付繼宏老師也覺得楊輝“有禮貌”。此次事發前他接手這個班級才4天,尚不[認識 的英 文:known]楊輝。警方訊問楊輝要求監護人在場,付老師替代未趕回來的楊輝的父母去公安局,“他看到我過去,站起來深深地鞠躬,說‘謝謝老師’”。

而楊輝的學習狀況在父親看來卻是“失誤”。按照楊牛胡的理解,楊輝從教學水平較高的地方轉到較低的地方後,即使用七分勁兒也能遊刃有餘,這就使得他漸漸不愛學習了。

“富養兒子”的策略如今看來也有失誤。楊牛胡說,他按照[大學 的拚音:dà xué]生的生活費標準,每個月給孩子1000塊錢。兒子向他抱怨住的條件不好時,他還鼓勵楊輝,不能太挑剔了,稍微艱苦的環境能磨煉人。但是這次事發後他回到張家川,看到兒子和爺爺奶奶擠住[在一起 的英 文:開房去],還是覺得自己大意了:老年人艱苦慣了,但是孩子受不了。

這次事件中孩子的[一些 的英 文:some]表現,也刷新了他對孩子的認識,感慨“讓孩子留守在家還是不行,至少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有一位家長陪著”。

留守學生在當地並不鮮見,僅鎮中學,就占全校學生總數的10%。田老師說,在他任教經曆中,像楊輝一樣,從父母打工地轉回老家讀書的孩子不少,他們最初表現都相對沉默,但熟悉之後孩子會因性格不同而表現各異。文/本報記者 高淑英

(編輯:SN091) 。
本文由◆皇城国际环保节能◆发布;




新闻皇城国际 新闻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二郎永动机电市场A区1-49、2-66/67/68
Copyright重庆皇城国际科技有限公司 皇城国际
皇城国际
网站地图